黄版抖阴

黄版抖阴

黑衣没有理会他们,身形一闪,就冲进了水中,奇怪的是,那些巨蚊反而一哄而散,很快这个岩洞中再次安静下来。

水池的底部,巨大的身躯漂浮在那里,虽然一动不动,可那些垂下的紫色须发,恐怖的巨大口器,无不让人见了心悸不已。

黑衣仔细查探一番,才稍微安下心来,巨蚊吞噬了那位大魔将后期的异族人,巨大的能量一时间难以消化,陷入沉睡也是一种本能自我保护,等醒来时,修为应该有个大飞跃才对。

挥手就把巨蚊收进了青魔囊,目光落在了眼前的岩壁上,原本那些密麻的孔洞不见了踪迹,而丝丝的能量也消失不见,他伸手探索了半响,甚至还用拳头砸了几下,最后还是苦笑着放弃了。

无论是空间壁垒,还是位面结界,这些都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。

等他从水中出来的时候,见那些巨蚊都不见了踪迹,也不以为意,径直坐在了水池边,双目微闭的,就这么等待起来。

过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,黑衣睁开双目,望向了洞口,突然冷笑一声,“大人,既然来了,何必躲躲藏藏的?”

“呵呵,老夫也不过刚到这里,道友就察觉到了,看来道友真的不是一般的修士……”随着一声轻笑,洞口一阵晃动,一位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显现而出,古朴的面容带着笑意,径直走了进来。

正是才分别没有多久的黑武大人!

此时黑武大人一点没有行踪被看破的拘谨,反而施施然走来,还四处随意打量着,“这个地方上次老夫过来,已经有千余年了,看来这里也没什么变化。”

黑衣也没有起身,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,此人既然已经追到了这里,说什么都是废话。

“道友真的没什么想对老夫说的?比如你是如何从积雷山脉出来的?当然,什么昏迷之类的就不用再提,或者道友本来只是位初期魔将,怎么能够从陨灵园安然走出?还有,如果老夫所知道无误的话,道友刚进入万圣商舟不过才初期魔将修为,这才区区十余年,怎么就有了大魔将中期的修为?”黑武大人脸上带笑,似乎在交流修炼心得一般。

单反文艺背带裤妹纸清新写真

对于这些,黑衣自然没什么可说的,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,看对方如何表演。

黑武大人似乎知道对方不会说什么,只管自己说下去,“道友请看,这么多的秘密都在你的身上!可这些都不算什么,如果姚道友可以说清楚一件事,其它都可以忽略……道友来自哪里?”

黑衣瞳孔一缩,一道精光在目中闪过,四周的温度竟瞬间阴冷了许多。

自己的来历虽然算不上天大的秘密,可这魔界一直想入侵其中,说不定还会牵扯到上境的大人物,能够隐瞒自然最好。

眼前这位黑武大人看起来对自己还下了番功夫,就是没有积雷山脉之事,此人也会打自己的主意,更何况未战先逃这等事,一旦传扬出去,其如何再发号施令!

“大人只怕是枉费心机了,就是在下说些什么,难道能够逃过搜魂的下场?”他冷笑着,终于站直了身形。

“哈,聪明!难怪道友有如此成就,不过如果道友说出来,所受的痛苦自然要少了许多……”黑雾大人面色温和,显得很有耐心。

“大人知道再多有什么意义?抛弃队友,少了个义,口是心非,失去个信,临阵脱逃,丢尽颜面,还一直在这里大言不惭的,更没有了廉耻!像大人这般,无信无义,没脸没臊的,以后闭关修炼,都会心魔重重,知道再多,还能成就魔王吗?痴心妄想!”黑衣冷笑连连,言辞似一根根利箭,直朝对方心窝刺去!

“你!该死!”

这一下,原本道貌岸然的黑武大人,再也无法保持温和的模样,脸色一下子狰狞起来,暴虐的气息凭空卷起,漆黑的池水一阵激荡。

随着气急败坏的怒吼,右手扬起,一道蓝色电芒闪烁飞出,在空中一阵模糊,竟左右分开,再出现时,已经在黑衣两侧同时出现一对蓝汪汪的弯刀,速度太快,带起阵阵“兹兹”的破空声。

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士,这位大人物甫一出手,就声势骇人。

黑衣眉头微皱,没有立刻出手,而是朝后退了一步,四周空间一阵波动,转眼间就没入虚空中,那对弯刀呼啸而过,却斩在了虚处。

“还想藏?”

此时黑武大人脸上煞气密布,心中早已盘算了数遍,抓住此人后,会让对方求着自己灭杀他!

见对方后退消失,他毫不迟疑地一张口,一颗血红的圆珠从口中喷出,在空中“滴溜溜”一转,道道血芒散发,将四周十几丈的空间都笼罩其间。

数丈外,无数血芒一阵激荡,黑色身影显现而出,而那对蓝色弯刀早已呼啸而至。

这次黑衣没有再躲闪,也没见他祭出什么宝物,双手握拳,闪电般击出,拳头之上光芒闪动,流转不定。

“找死!”黑武大人目中闪过讥讽,自己的宝物,就是精钢也要斩开。

只是接下来的一幕,他的目光却是一滞。

“砰、砰!”连续两声爆响!

黑光蓝芒交织闪烁,两团蓝光朝外激射而去,蓝色弯刀竟被直接砸飞!

几乎是同一时间,黑衣的身形一阵模糊下,再次消失在当场,而下一刻,他却在空中一步踏出,竟出现在血色圆珠之旁。

到了此时,黑武大人才醒悟过来,对方此举竟是想对付自己的血芒珠!他左手连连掐诀,同时右手疾点,蓝色弯刀再次呼啸飞来。

血光蓦地一闪,血色圆珠就要远遁,黑衣左手早已闪电般地疾探而出,一把就将圆珠抓在了手中!

“兹……”

血光突然大放,无数血芒在空中一阵扭动,就化为一只尺余长的火鸟,嘶鸣一声,尖锐的细喙朝着黑衣的眼睛啄来。

黑衣似乎没有看到,五指猛一发力,掌中血光蓦地一闪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血色圆珠碎裂开来,竟被他生生捏爆!

火鸟在空中一颤,径直溃散开来,漫天的血芒也凭空不见了踪迹,而此时那对弯刀还没有飞到近前。

这一切发生在刹那之间,黑武大人看的目瞪口呆,对方不仅修为不弱自己,更是法体双修!

宝物被毁,他脸色一白,顿时狂怒起来,口中厉吼一声,左手一扬,一枚青色符咒就被抛在了空中,接着双手掐诀,口中念念有词起来。

那对弯刀所过之处,带起阵阵腥风,显然上面还有剧毒。

黑衣面无表情地在指尖一抹,一个青色方鼎就“滴溜溜”旋转而出,呼吸间迎风狂涨,瞬间就变成三尺来方,在头顶悠然旋转。

蓝色弯刀刚靠近身前,青色方鼎突兀地一颤,鼎盖晃动下,一蓬青丝闪烁飞出,青霞一扫,就把那对弯刀卷起,下一刻,青光闪动,鼎盖“砰”的一声合拢,霞光散去,连同那对弯刀都不见了踪迹。

正在施法的黑武大人嘴角一阵抽搐,眼中戾色频闪,不过双手未停,显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无暇顾及。

黑衣伸手召过小鼎,眉头微皱,四周弥漫着令人不安的气息,而那枚青色符咒开始急速闪动起来。

“不可让他继续下去!”

当即黑衣右手朝前疾点,一道黑色闪电一闪而没,朵朵黑云凭空生成,朝着对方蜂拥而至,而随着阴寒之气蔓延,圣邪剑瞬间就出现在对方头顶,朝下狠狠斩落。

而黑武大人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的恐惧笼罩了自己,大惊之下,张口一吐,一块黑点从口中一喷而出,朝着圣邪剑激射而去。

这黑点刚从口中喷出,就迎风狂涨,转眼就变成一块丈许长的石碑,下一刻,圣邪剑就狠狠地斩在了上面。

黑衣瞳孔忍不住一缩,只见四周空间一阵剧烈波动,而石碑只是颤了颤,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,就把圣邪剑给挡住了。

他目光扫过,却发现这石碑黝黑一片,根部还有些破损,根本没什么出奇之处,刚想细看,一股恐怖的气息突兀地传来。

黑衣心中一惊,抬头望去,只看到黑武大人脸带狞笑,双手蓦地一收,青色符咒猛地发出一团刺目的青芒,恐怖的气息就从那青芒中传出。

“呵呵,道友应该自豪了,老夫得到这件宝物后,还是第一次祭出……”黑武大人面露疯狂,双目更是变得猩红,似一头待人而噬的凶兽。

黑衣没有理会他,只紧紧地盯着那团青光,随着光芒一敛下,一头丈许高的怪物就出现在面前。

此怪周身青芒流转,尺余长的毛发根根直立,双目血红,獠牙毕露,头生怪角,竟是一头恐怖至极的厉鬼!

在此鬼的背后,还斜插着三根阴森的骨刺,更显得诡异异常。

“太牢!”

黑衣低呼一声,脸色大变,忍不住倒退了一步。

“哦,道友也知道这等存在?那老夫就不多介绍了,你好好享受这头上古凶兽的招待吧。”黑武大人狞笑着,双手一合,接着一弹,一截寸许长的尾指就飞了出去。

那凶兽大口一张,獠牙一阵乱嚼,猩红的双目就朝黑衣瞪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