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视频app

黄片视频app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!

“精彩,太精彩了,这是我看过最养眼的一场对决!”

良久后,牧飞宇拍手称赞。

“李白,想到如此厉害!”

凌小雪欢笑着纵身一跃,跳上台来,双眸泛出崇拜之色。

秦浩淡淡一笑,正想说“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突然间,他面色骤变,转头望向东南方,脚下的演武台此时发出莫名颤动,整座凌云宗山头都在震荡。

下一秒,一道强劲的赤红光团,从东南方急速飞来,好似流星撞向地面,带动的气息异常强劲,从元气的颜色判断,这是名元王,目标直指凌云宗。

“宋紫阳奉家族之命前来,凌泉,出来与我一战!”

一声爆喝从高空响起,声音滚滚轰入山巅凌云殿内。

凌泉还在回味秦浩与杨鲲的精彩对决,听到爆喝,面色一片惨白。

“这一天,终究还是来了!”

清纯玉腿美女海风抚面浪漫唯美写真

发出一声叹息,凌泉双拳一握,恢复了威严,旋即,化身一道流光冲天而起,直接飞向悬浮在高空的赤红光团。

“爷爷!”

下方响起凌小雪焦急的呐喊,呐喊声中充满了无尽的担忧。凌泉旋即止住飞行,身躯缓缓悬落在演武场上方,低头一脸慈祥的看向自己的孙女,双眸充满了不忍和不舍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凌家与宋家的仇恨延续至今,我

的爷爷,我爹,我的儿子和儿媳妇,都死在他们手中,可他们仍不罢休。”

“今天,轮到老夫了。小雪,无论如何,坚强的活下去,带着凌云宗走向辉煌!”

不等凌小雪答复,凌泉双臂展开,如大鹏掠空,很快飞到高空那团赤红光芒前方,然后,俩道光芒并驾齐驱,一路互相碰撞着,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凌小雪顿时蹲坐在地,眼泪簌簌的往下掉。

她很清楚,爷爷这一去,再也不会回来。

牧飞宇和杨鲲这批凌云宗弟子,一个个也露出绝望之色。

秦浩深深吸了一口气,虽然不清楚宋家与凌驾的恩怨。却预测得出来,凌泉几乎九死一生。

那道赤红光团的修为乃八阶元王,而凌泉只有五阶。

这时候,众人抬头仰视远方,隐隐能从天际方向,看到俩人的交战。虽然画面很模糊,不过,完可以想象场面激烈万分。

秦浩的目力更强,暗暗施展红莲魂火,双瞳深处化为俩朵火焰,认真看去。

发现高空战斗的俩道光芒,来回的碰撞,又快速的分开,接着又撞在一,最后,分别朝地面坠落下去。

不过下一秒,其中一团明显更强大的光芒停止了坠落趋势,忽然冲天而起,追上另外一道追向地面的流光,将之狠狠撞向了地面。

“不……”

凌小雪虽然看不清,但却能感应到,发疯一样朝俩道光芒坠落的方向飞去。

她一动,宗弟子都跟着去了。

然而,有一个人比所有人都快。

是秦浩。

其实当凌泉的气息越来越弱时,秦浩便早早鬼魅般消失在了众人中间,施展水风步,速度极快的赶至交战地点。

却见前方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陨石坑,坑内,有名身穿淡蓝色长袍的青年男子,正俯视着身下一名沧桑的老人。

男子的右掌,早已经击穿了老人的胸膛,五脏六腑俱被打碎。

“炎龙拳!”

秦浩势如一头猛虎,当即冲了上去,一直隐藏的修为暴露无疑,挥拳之下,红莲魂火形成蜿蜒咆哮的火龙,朝那青年男子轰了上去。

“嗯?”

青年男子一惊,转身,双掌汇聚身前,推出一道汹涌的赤色光波,光波与火龙相撞,震出冲天巨浪。

紧接着,光波粉碎,火龙一头撞击在男子胸膛。

噗!

男子喷出一口鲜血,身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,撞断了数棵大树方才停止。

这一击过后,他已经明白自己不是秦浩的对手。

“宗主!”

秦浩来到陨石坑,将倒地的老人扶起。

但凌泉已经站不起来了,残存最后一口气息,他一脸惊奇的望着秦浩,这是宗门那个叫“李白”的废品弟子。

入门一个多月,凌泉甚至没在意过他一眼。

可关键时刻,李白却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人。

而且,身上还泛出一团比凌泉更强大的赤色光芒。

“不管是何人,立刻滚出我的视线,否侧……死!”

秦浩声音沙哑,望向受创的青年男子。

青年男子脸上闪过怒意,他在宋家的地位虽然不怎么样,可也无人如此对他这般放肆。不过最终,他忍耐下来,冷酷的擦了一把嘴角流淌的鲜血,向秦浩回到:“不是凌家人,与我宋家无仇,我宋紫阳仅仅奉命行事,只要凌泉老儿一死,以小雪的条件,也

活不长久,凌云宗就此解散吧,这对们来说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当提起凌小雪的时候,青年男子脸上闪过莫大的悲哀。

他曾发誓,会好好保护她。

可是,他现在却杀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。

说完,宋紫阳转头化为一道光芒消失在天边。此时此刻,凌泉的呼吸很急促,但他已经来不及替秦浩的真是修为感到震撼了,而是一脸欣赏的看着对方:“小老儿实在没想到,竟然会有后辈在一招之内,将宋家的天才

给击伤。的强大远远超乎我的想象,怪小老儿眼拙,未能识出盖世英雄,咳咳咳……”

凌泉咳出俩口血。

“宗主莫再多言,快将此药服下!”

秦浩有些于心不忍,取出一枚丹药。

“不用了!”凌泉拒绝到:“我活不成了,虽然我与少侠并不相识,而且,也不知为何隐藏如此高深的修为,混入我凌云宗当一名小弟子,竟然连我的眼睛都能蒙骗,可是,我却能感

受到,少侠对我凌云宗没有恶意。”“小老儿有个请求,望少侠一定答应下来,请执此玉牌,继任我凌云宗宗主之位,保护我的孙女凌小雪,不要再让宋家的人伤害她,也请守护我凌云宗一脉弟子,求您……

我求求您……求……”

凌泉的话声止了。

他的玉牌,紧紧塞在秦浩手里。至死,眼中还对凌小雪以及宗门充满无穷的牵挂。

“朕,答应!”

秦浩低下头,发出默哀。

放在平时,哪怕凌泉跪在地上,他也不可能接受。

秦浩从未想过开宗立派,更不会继任别人的宗门。

他这次过来,只想和萧晗团聚。

可眼前这副场景,实在让秦浩升不起半丝拒绝的理由。

念到此处,秦浩接过凌泉的宗主玉牌,然后一用力,抱起对方的尸身,准备返回宗门。可在转身刹那间,秦浩的面前,凌小雪已经带着宗弟子赶到现场,看到秦浩抱着凌泉的尸体,以及,手心里的宗主玉牌。